第十章 治疗

+A -A

  佣兵的决定让人们出乎意料,在他们对此作出反应之前,她已经开始说着她所需要的内容了。

  “这个清除我要让我的一个菲利到这里来。”她不容反驳地说着,“并且她也会向你说明这个治疗需要你做什么、注意什么。”

  佣兵快速地走到一旁,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块石子,她一边往石子上加注着某种魔力,一边继续说着:“这个石子会作为一个定位,我的同伴会以这个石子为坐标点传送过来。但是她无法获取你们基地的具体位置信息,这点你们放心。”

  她将石子放在了地上,往后退了两步,然后转头看向华韶。

  “有什么意见请现在提出。”

  这时医疗室的人们这才反应过来,但又发现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提出任何意见的——如果不让佣兵的同伴到这里来,那么就没有办法把韶救回来,所以他们能做的就是配合。

  莱茵丝将手再次伸进了包里,这次她拿出来了一个瓶子,里面装的是灰色的蔷薇花。她将瓶子递给了华韶。

  “把它吃下去,能够短时间内增强你的身体机能,不至于无法接受治疗。”

  华韶眨了眨眼,以一种相当乖巧听话的态度接了过去。而莱茵丝则开始联络起自己的同伴。一面水镜从她的面前聚集起来,她让她的灵魂中的某个存在分出了一缕气息去碰触着那面水镜,随后她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说出了话语。

  “埃拉,回应我。”

  水镜轻轻地泛起了波纹,它渐渐地浮现出了被呼唤的女性的面庞。

  “哦!莱茵!”她瞪大着眼睛,“出什么事情了吗?我现在就过去——”

  “伤魂兽的毒液清除,时长两个月,污染度不超过80%。”

  莱茵丝的话语让埃拉愣了一下,但她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

  “收到,5分钟之内到达。”

  水镜消失在了空气中。莱茵丝再次看向华韶,对方也正看着她,嘴中还在嚼着灰色的花瓣。她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对方的身体状况,之后便在床边坐下,开始闭上眼睛回想着一会儿所要进行的具体的步骤。没有人敢去打扰她,但也同样没有人敢没有经过允许地随便离开。

  尤拉坐在病床边的凳子上,托着腮盯着莱茵丝看;盖尔则有些紧张地看着那个石子,似乎是拿不准他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数量增加的佣兵;哈克趴在床的另一边有些兴奋期待地看着韶,也许是开心于他的挚友终于可以恢复健康;墨绿色头发的少年拿了张纸在叠着纸飞机;伊洛脸色阴沉地站在房间的角落,看上去在思考着什么。

  阿帕亚倚在窗边,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个房间。他刚才想要拿着他的本子继续思考着机械上的问题,但是头一次连工程都无法转移他的注意力。他总有种仿佛失去了什么的感觉。他下意识地看向佣兵,从刚才开始,对方就再也没有给他过任何的注意力。他能够察觉到这次和之前的任何一次都不同,然而他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讨厌现在心里这种空荡荡的感觉,所以等着韶恢复了之后,他要去想办法问明白。

  石子的周围突然展开了一个银灰色的魔法阵,这让墨绿头发的少年吓了一跳——他停留的位置紧挨着那个魔法阵。他往旁边退了两步,确定那个魔法阵不会将自己也笼罩在其中之后才又停住。莱茵丝看了看那个少年,如果她没有弄错,这个少年应当是摩尔菲的首领之一,纳多·古拉。

  这么说,五个家族里面,现在有四个首领在这里,再加上一个“大脑”。如果现在这个房间受到什么攻击,摩尔菲的创伤一定非比寻常。

  莱茵丝看着从魔法阵中走出来的女性,无奈地叹了口气。

  “莱茵,你就一定要用叹气来迎接我吗?”对方抱怨着,“来到家族的基地,这本身就让我很难受了,你的叹气让我觉得接下来会发生更加不愉快的事情。”

  “停止你的乌鸦嘴。”莱茵丝没好气地说着,那本来就是有风险的事情,让埃拉一说感觉更加不详了,“你来说明一下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她需要注意的又是什么。”

  埃拉无辜地看了看她,然后看向病床上的人,然后她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一下。

  “哦……难怪你要亲自来进行。”

  埃拉摸着下巴,来回看着华韶与莱茵丝,而两个当事人也疑惑地看着她,这让她感到不解,但她决定之后再进行询问。

  “好吧,既然莱茵要自己来的话,我跟你说一下具体的情况。”埃拉拎着一根长烟杆,愉快地坐在了床边,她的坐姿甚至让她的衣着更加暴露了,“与你自身情况无关的事情我就不说了,这个治疗主要的原理就是莱茵要用她自己的血进入你的体内,帮助你清走那些毒素,然后把它们扔出来就可以了。”

  华韶愣愣地看着她,而她的表情逗乐了埃拉。

  “好了,别这样,我只是想把这个事情说的简单一些,别吓到你。”埃拉轻松地继续说着,“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个治疗有足够的风险,因为他们的控制力不行。但是你不用担心莱茵,她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新手才会出现的情况。实际上你们唯一的风险在于她清除完毒素,离开你的身体的这个过程。”

  埃拉让自己的表情恢复正经,认真地看着华韶。

  “最后这个过程,不是所有人都会出现那个风险,但是以防万一,我必须要对你强调。”埃拉敲打着自己的烟杆,仔细地看着华韶的表情,“血液是可以承载思念的,因此当它进入你的身体的时候,有可能会与你的血液产生某种共鸣,导致你们双方可以互相看到彼此的记忆。”

  “所有的记忆吗?”

  “不,当然不。”埃拉斟酌着她应该使用的词汇,“真正承载着记忆的是灵魂,因此你仅仅只能看到一部分流失于血液中的碎片。但——不,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如果血液中还没有携带毒素的时候,你们即便看到了彼此的记忆碎片也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因为碎片不会导致你自身的记忆产生混乱。但是,当血液开始携带毒素之后,你就绝对不可以再去看那些碎片。”

  埃拉清了清嗓子,并伸出手来轻轻地点了点自己的头。

  “毒素并非只是单纯的在那里发作而已,它们拥有自己的意识,是的。”看到华韶露出了不适的表情,她点了点头,“虽然那并不明确,但是当你的思维产生了‘想要看那些记忆碎片’的念头的时候,等同于你在挽留莱茵的血液,而被强制带走的毒素也将认为它们得到了宿主的允许,进而会开始攻击莱茵。而……我想,莱茵告诉了你,伤魂兽的攻击是会对灵魂造成伤害的,即使是他们的毒素也一样。”

  华韶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她不想因为她的原因给莱茵丝带来什么伤害,这不仅是因为那位佣兵对于自己的挚友来说非比寻常,更重要的是她自己发自内心地想要亲近着佣兵。

  “所以,要牢记哦,这位小姐。”埃拉像是讲课一样地竖起了食指,在华韶的眼前左右晃着,“你可能看到的会不止是莱茵的碎片,这种碎片的出现是相互的,因此也有可能是你自己的记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绝对不要想要去看那些记忆碎片。人类的潜意识也许会让你无法控制住你自己最开始那一瞬间的想法,但是在那之后你绝对不要再继续。这会让毒素们彻底地苏醒,并具备起攻击性。顺便——你的名字是华韶,对吗?”

  被教导者点了点头,随后埃拉环视了一下这件病房。

  “人有些多,这样很容易出现干扰,这样可不行。”埃拉用烟杆敲打着床边,“让我看看……这位白头发的先生和金色头发的先生可以留下,其他人就都出去吧。”

  他们并没有动,只是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她,埃拉不满地咂着嘴,站起来挥舞着烟杆开始赶人。

  “你们还在等什么?你们早出去一秒,这位小姐的治疗就可以早一秒开始,快点,给我出去。去。去。”

  也许这是他们少有的被人赶出门的经验——而且还是在自己家的基地里。除了留在病房的人之外,其他的人互相对视着,决定在病房门口待机,以防出现任何的意外。

  而在病房内,埃拉从莱茵丝的包中拿出几块石子,一个个摆在床的周围。

  “这是为了立起结界。”她向华韶解释着,“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发生意外,这个至少能保证你们不会在第一时间被影响。”

  莱茵丝坐在床边,百无聊赖地看着埃拉摆弄着那些石子。实际上他们应当是专门用来输入魔力或者用以摆放结界的道具,但——每一个菲利都认为,还是叫它们石子更为方便,毕竟那些道具就长了个石子的样子。

  “你紧张吗?”她突然转头问着华韶,“一会儿我要把你的动脉割开,不然我的血液无法进入你的身体。”

  而女子只是浅浅地微笑着。

  “我相信你。”

  华韶的话让莱茵丝愣住了,在她做出新的反应之前,埃拉已经宣告了结界的成功。

  “好了,你们可以开始了。”她坐回了床边,“我会监视着你们的动向,如果有不对我会介入的,所以不要担心。那边那个白毛的小子,不要在那里张牙舞爪,莱茵说的割开动脉和你想象的不一样,给我在那安静地看着。”

  哈克在结界外瞪视着埃拉,而莱茵丝让自己注视着华韶黑色的眸子,她的手指开始凝聚着鲜红的光芒,抵在了对方的手腕上。

  “你一定要相信我。”她这样说着,“如果我们不能彼此信任,那么你的身体将会排斥我的血液。”

  华韶点点头,然后她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莱茵丝的头顶。莱茵丝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仿佛她像是什么吃人的怪兽。

  “哦,抱歉。”华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只是……嗯,突然很想这么做。”

  埃拉在旁边捂着嘴偷笑着,而莱茵丝则像是报复似的,没有通知一声便用手指划开了华韶的手腕,包括她自己的——这让华韶倒吸了一口冷气。

  莱茵丝对着她露出了假笑。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逍遥兵王元尊修罗武神噬帝重生剑来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叔,你命中缺我民国谍影透视乡村小神医战神狂飙
银白的死神 第十章 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