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摩尔菲的邀请

+A -A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期间在第二天时,菲利们收到了由佣兵工会转交的一封特别的邀请函——由摩尔菲家族发出的。

  这封邀请函自然是由莱茵丝先打开观看,而在留意到她脸上微妙的表情之后,菲利们都好奇地看着她,在她的允许之下,莉莉安也将这个邀请函拿走传看了一遍,所有菲利的表情都变得喜怒难辨。

  他们看着莱茵丝,而莱茵丝露出了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情,将邀请函收了起来,不再提起这件事。他们也只能相互对视着,决定当做这个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第三天。

  “莱茵,我接到了桃桃的联络,摩尔菲的人想要先和你谈一下,然后再一起去他们的基地。”埃拉的表情有些古怪,“摩尔菲只来了两个人,一个是黑色短发的女性,一个是金色头发的男人,桃桃说那个男人之前去过。”

  莱茵丝沉默了一会儿,让原本趴在沙发上的自己改成坐着的姿势。

  “应该是华韶和他们的工程师。”莱茵丝回避了后者的名字,这让埃拉眨了眨眼,“应该是关于昨天的那个邀请函……让他们来驻地吧。”

  埃拉睁大了眼睛看着她,而她也看着埃拉。

  “去吧,埃拉。”她无辜的微笑着,“带着他们传送过来。你不会希望我这样能去吧?”

  埃拉磨了磨牙,拎起烟杆走了出去。而其他人依旧看着莱茵丝。

  “你们看我做什么?”她懒懒地将自己重新窝在沙发里,“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闲着的人可以把这里收拾收拾,准备迎接我们的客人。”

  菲利们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莱茵丝做出这样的决定,但还是起身去各自忙了起来。当伊莉安试图阻止双胞胎们高举起一个大花瓶的时候,埃拉带着家族的人们回来了。

  “埃拉姐,你回来啦。”伊莉安乖巧地打了声招呼,但就在这个时间里,双胞胎终于得逞。

  “到手啦——!”

  双胞胎欢快地抬着大花瓶跑了起来,伊莉安惊呼了一声,想要追赶上去拦住他们,但她没能成功。双胞胎得意地大笑着,但是在下一秒钟,他们和花瓶就一起被漂浮在了空中。

  “我不介意你们平时热闹点儿,但是现在我们的客人到了,你们应该表现出你们的礼节。”莱茵丝在手心里上下抛着一个石子,假笑着说道,“别以为我暂时用不了魔法就不能把你们怎么样,我储备的道具们还有非常的多。精细的操作也许做不到,但是对付你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完,莱茵丝没有再理会双胞胎,她从沙发中站了起来,走向埃拉。

  “辛苦了,埃拉。”莱茵丝拍了拍埃拉的肩,然后面对着华韶,“欢迎你们的到来——虽然我想这么说,但是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耽误更多的时间。我听说你想和我谈一谈,那么现在就开始正事吧。”

  华韶点了点头,然后问:“有没有一个独立的房间呢?”

  莱茵丝挑了挑眉。在她的背后,双胞胎已经被埃拉解救了下来,而花瓶被小心地放回了原位。

  “当然,我们可以来我的房间。但只有你过来,没问题吧?”

  华韶同意了,她让阿帕亚留在客厅,自己跟着莱茵丝往二楼走去。而莱茵丝对着伊莉安点了下头——剩下的这些人里,除了埃拉与伊莉安之外,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好好地去招待客人。

  “这位先生,请您来这边坐下吧,我会给您准备好饮料与点心。”

  阿帕亚收回了自己落在莱茵丝身上却一直被无视的视线,看向眼前正友好地微笑着的少女,跟随着她走向了自己接下来应该待着的地方。

  “请进来吧。”

  莱茵丝走进了自己的屋子坐在了床边,并示意华韶也进来找个地方坐下。对方选择了床头桌子旁边的唯一一张椅子——她并不应该坐到床上,不是吗?

  “也许你觉得有些热?”莱茵丝看出华韶有些不习惯的样子,“抱歉,我这两天身体状况不是特别好,如果你觉得太热了,我去把温度改低一些。”

  “不用,我只是一时间没习惯。”华韶摇了摇头,然后仔细地观察了莱茵丝的穿着,佣兵不同于3天前见面的时候一身准备战斗的服装,现在的她穿着一件宽松的、长袖广领口的白色毛衣,与一条深蓝色的牛仔长裤,而她的脖子上围着一条米色的纱巾。

  看样子3天前的事故还是比较严重地影响到了莱茵丝的身体状况——据她这几天恶补的资料来说,擅长魔法的人们能够在自己的周边建立一个无形的屏障,让自己一直处于一个适宜的环境。而根据同盟的家族与阿帕亚提供的信息来看,莱茵丝对魔法的精通度毫无疑问的是最优等。

  “那么,你这次来想说什么?我猜……是昨天你们递过来的邀请函?”

  华韶回过神来,她对着莱茵丝点了点头。

  “是的,这是我这次想要与你进行谈话的目的之一,也是唯一的正事。”她微笑着说,“我认为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家族和佣兵有非常高的必要性去联手——鉴于除了教会之外的,怀抱恶意的第三方已经出现了。”

  莱茵丝仔细地看着她的表情,提出了疑问。

  “你为什么能够肯定存在恶意的第三方?”

  “因为伤魂兽。我这几天查过了相关的记载,在一百年前确实还有这种生物的存在,但是它们在一百年前的某一次事故中已经绝迹了。并且原本的伤魂兽并没有其他的分支或者突变的产生,这让我产生了两种假设。一个是伤魂兽实际上被保留了一小部分群体,因为环境而产生了变异。另一种是有人试图将伤魂兽再现,结果实验出来了变种。”

  华韶停了一停,她看向了对面的佣兵,而佣兵让她继续说下去。

  “之前我隐约获取到一些信息,很多家族的一部分重要成员在外出时都曾经被袭击过,而且要么是从未见过的物种,要么是与他们认识的物种相似但却造成了超乎意料的伤害。之前我们曾认为是佣兵做了些手脚。”她歉意但并不愧疚地笑了笑,“但后来我也调查过,佣兵们也曾经遭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因此我认为是有第三方的存在。而这次的事情让我确信了这一点。”

  莱茵丝从自己的储存柜里拿出来两个杯子,接了杯水递给华韶。

  “哦,非常感谢……”华韶接过水,喝了一口之后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我还让我们的同伴搜集了一些关于菲利佣兵团最近两年动向的信息,你们之中一般会有一到两个人在袭击事件出现之后的短时间内去到现场,而在那之后即使再有人路过,也没有发生过被攻击的情况。如果之前的话我可能还会怀疑你们也许是幕后黑手,但了解到这些事情的是现在的我,所以我认为,你们也了解这个第三方的存在,并且非常的熟悉。”

  莱茵丝用一只手撑着脸,歪着头看向华韶。

  “我不能不再次感叹,不愧是摩尔菲的大脑。你的猜测基本上正确,我们确实知道这个第三方的情况。他们并非是想要将某些绝迹的魔兽再现而出现了差错,他们是故意地进行了一些恶化的改造。并且我不介意让你了解一个信息——菲利佣兵团与那个第三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莱茵丝最后加重的语气让华韶了解到了她的认真程度。

  “我猜测这个第三方会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如果放任不管将会酿成更大的悲剧。所以,我认为,家族和佣兵应当联合起来,铲除掉这个第三方。”

  “那么,”莱茵丝直视着华韶的眼睛,“你为什么认为我们会与你们联手?”

  华韶也直视着她的眼睛。

  “我们可以提供更加庞大详细的信息网,也能够提供更多的人力物力与财力,并且尽我们的一切可能去满足你们的需要,只要那能便于你们的行动。”华韶又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而你们的战力与对第三方的了解也能够便于我们这边进行行动。我认为我们两方结成同盟能够起到远超过双倍的效果。”

  莱茵丝将自己的两个胳膊拄上了桌子,让她们的脸靠近了一些,然后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托着自己的下巴。

  “你要怎么保证双方之间不会杀死彼此?”

  “摩尔菲向来都对成员灌输着与佣兵和平共处的念头,而这次我被袭击的事件我已经安排到了第三方的头上。现在摩尔菲已经下达了优先应对第三方的命令。而至于佣兵方面,”华韶微笑了起来,“我已经联络了教会,等你们同意和我们结盟之后,教会将会派人过来,见证双方的盟约。”

  “这么说你已经都安排好了,只差我这边点个头?”莱茵丝从桌子上撑了起来,让自己坐回床上,“要我说的话,我不反对结盟,但是最后能不能走到这一步,要看今天你们给莉安的交代。只要今天你们的表现能让我们满意,那么我就可以考虑结盟。”

  华韶点了点头。

  “这是合理的要求,当然。”华韶迅速地结束了这一话题,“那么正事到此为止,接下来是我个人想要和你交谈的私事。”

  莱茵丝没有回答她,反而一头栽进了枕头里,让自己陷进毛绒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逍遥兵王元尊修罗武神噬帝重生剑来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叔,你命中缺我民国谍影透视乡村小神医战神狂飙
银白的死神 第十四章 摩尔菲的邀请